想必多数人都对斯巴达战士并不陌生,斯巴达本为古希腊时代的一个小城邦,文化和经济并不发达,只因为斯巴达盛产精锐的战士才得以出名。

在电影《斯巴达三百勇士》中,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一世率领三百名斯巴达精锐战士,在温泉关抵御二十余万波斯军队。虽然最后全员阵亡,但依然以三百人的代价歼灭了两万余名波斯军人,战斗力可见一斑。

虽然电影中对斯巴达战士进行了艺术渲染,而且温泉关一战也并非真的只有斯巴达的部队参与,其他城邦也在这场战斗中投入了不少兵力,共计约七千人左右。但在这场战斗中,斯巴达战士一直担任着主力,给予了波斯人沉重的打击,斯巴达战士作战勇猛也绝非杜撰。那么为什么只有斯巴达才能够培养出如此精锐的职业军人呢?

斯巴达为希腊半岛的一个小城邦,人口数量平均在二十五万人左右。城邦虽小,但占据着希腊半岛的大多数土地,并一直与雅典成对峙状态。在斯巴达的巅峰时期,雅典曾经纠集过诸多城邦组成联盟,与以斯巴达为首的联盟相战于伯罗奔尼撒,最后战败的却是雅典联盟。之所以会产生如此结果,主要是因为斯巴达拥有整个希腊半岛都无人可匹敌的最强陆军。

斯巴达人十分注重对于儿童身体素质的培养,意图将每一个斯巴达儿童都培养为最优秀的战士。斯巴达儿童的成年年龄为十二岁,在过完十二岁的生日后就被迫被编入少年队进行严酷的训练。

比如一年四季不允许穿鞋,就连穿着厚衣取暖也是不被允许的,只能够披上一件薄薄的外衣。同时,这些儿童也不被允许睡在舒服且温暖的床上,只能自己到湖边拔草并编制成草席入睡。

不仅如此,斯巴达人甚至不给这些儿童提供食物供给,主张并鼓励儿童们到野外捕猎,或者到其他斯巴达人家偷取食物。当然,如果盗窃行为被发现,反而要受到更加严重的处罚。

在对儿童们进行严酷训练的同时,斯巴达人并不对他们进行深入的文化教育。对于斯巴达战士来说,只要能够熟练掌握军事作战时使用的手语或简易的文字即可,而且平日里也不允许喋喋不休,而是要养成沉默寡言的良好习惯。《论斯巴达的德育及当代启示》也曾提到:

斯巴达少年被允许偷窃以训练其机敏,进入青年期,经常进行军事演习,拳击摔跤、狩猎也成为常规项目。军事演习中有一项血腥的秘密行动,侦查希洛人,屠杀希洛人。

在如今的人们看来,斯巴达人这种行为完全称得上是虐待,甚至是残忍。但在斯巴达,这种行为就变得非常合理。虽然这些儿童自小就受到了残酷的对待,但却培养了他们极为优秀的单兵生存能力。

斯巴达人认为,军人天生的使命就是走上战场斩杀敌军。然而战场的环境是残酷的,在那个科技水平低下的时代,后勤补给一直得不到有效保障。作为一名军人,绝对不能够因为环境恶劣和食物匮乏就丧失战斗力,这将会严重削弱斯巴达军队的综合战斗力。而这些训练,正好能满足斯巴达人的要求。

如果说斯巴达人尚武的程度排名第二,那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敢称之为第一。就连斯巴达的女人们也要自小进行高强度的体育训练,比如竞走、搏击等等。在斯巴达人看来,只有身体素质良好的母亲才可以生下强壮的战士。

这种观点虽然表面上荒谬,但细细想来确实有一番道理。在那样一个时代,新生儿的死亡率一直居高不下。再加上食物匮乏,母亲得不到良好的营养补充,很容易在分娩的过程中难产死去。而斯巴达人口本就不多,更是无法接受死亡率居高不下的现实,所以才会萌生出如此想法。

在自己的孩子外出征战时,斯巴达的母亲并不会为此感到一丝忧伤,反而会感到十分光荣。通常母亲们会对孩子们嘱托,要么凯旋而归,要么战死沙场,绝不可苟且偷生。这样一个男女老幼全民尚武的民族,自然拥有令所有人恐怖的战斗力。

在这里需要额外提到的是,斯巴达女性的地位在当时所有的城邦中是最高的。女性不仅要承担铸造兵器的任务,并且还有合法的遗产继承权。如果一个男性斯巴达公民并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那么在他死后,所有的财产都将由女儿继承。在许多已经前进至封建时代的国家内,妇女手中的权力大多数还不及斯巴达时期的女性。

在斯巴达这样的一个城邦之中,真正的斯巴达人却只占很少的比重。自斯巴达形成城邦以来就不断对外发动征服战争,历史经验证明,一个国家(城邦)如果穷兵黩武,则很快就会面临崩溃解体的危机。而斯巴达却恰好相反,斯巴达人依靠以战养战的方式,反而使城邦的规模越来越大,军队战斗力也越来越强,这种局面一直维持了许久。

斯巴达一直处于奴隶制社会当中,通过征服活动掠夺而来的人口被斯巴达人称为希洛人。真正的斯巴达人并不需要从事任何生产,这些辛苦的工作都交付于这些奴隶处理,而斯巴达人要做的仅仅是继续对外扩张,掠夺更多的奴隶来保障国内生产的正常运行。为了满足自身的需要,斯巴达人不断加重希洛人的劳动负担,造成城邦内部不断发生大规模的起义活动。

希洛人的人数虽然众多,但完全无法和骁勇善战的斯巴达人相抗衡,每次的起义都以希洛人的失败而告终。斯巴达正式依靠这样强大的军事力量才能够保障自身在穷兵黩武的发展过程中,还能够维持城邦内部秩序的稳定。

斯巴达的政治制度也是为城邦的不断扩张而服务的。斯巴达同时拥有两个国王,二人拥有相同的权力。如果遇到战事,则一名国王率兵出征,另外一人留守国内治理内政。

这样做的好处在于,首先,一旦有一名国王在外阵亡,则整个城邦不会陷入混乱之中,元老院也有充足的时间仔细考虑新任国王的人选。其次,双王制可以有效避免国王独裁的现象出现。二人虽然平级,手中的权力几乎相等,但却可以起到互相监督的效果。

同时,斯巴达国王必须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王权。如果国王有明显独裁的行为出现,斯巴达公民将会委托检察官将国王逮捕。虽然斯巴达一直奉行着军国主义,但由于长期受雅典的影响,逐渐也发展出了民主政治,如此便给斯巴达穷兵黩武提供了良好的政治基础。

战争年代军人的地位高,和平年代文人的地位高,这是千百年来累计的历史经验,同时也是历史的发展规律。无论是在西方还是东方,这一客观规律都得到了验证,斯巴达也不例外。由于斯巴达一直没有停止对外征服活动,所以军人的地位一直居高不下。

造成这种情况的另一个原因在于,斯巴达很早就废弃了货币制度。在来库古改革时期,斯巴达就已经禁止金银作为基础货币,只可以使用质量低下且不便于携带的铁币。从表面上来看,这一种严重的经济倒退现象,斯巴达人不仅没有跟随时代而进步,反而向后倒退,使用了落后的铁币。

来库古此举,想必是为了维持斯巴达的社会形态和社会秩序。《普鲁塔克来库古传与来库古改革》中曾经提到:

铁币无法流通到希腊的其他地方,因为外邦人不接受铁币,认为它是没有价值的东西。所以它不可能用来购买外邦的工艺品。因此逐渐切断了奢侈品供养和滋长的环境,奢侈品自然消失。即使拥有大量财富的人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因为他们无处花钱,而是闲置堆砌在家。

不仅如此,前文已经提到,斯巴达常常对外发动征服战争,并通过战争劫掠敌方的物资供给自己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斯巴达内很有可能出现贫富差距拉大的现象,这样不但对斯巴达的社会结构是一种冲击,还会严重影响到斯巴达的对外扩张计划。

所以说,来库古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是一种倒退,但为了继续维持斯巴达的高速扩张趋势,必须遏制斯巴达的进步趋势。再者,斯巴达人完全可以通过交换战利品的方式来获取生活的必备物资,作为货币的金银更没有出现和使用的必要了。

综上所述,斯巴达战士之所以能够拥有令人恐惧的战斗力,其因素是多方面的。斯巴达人全民尚武,立志培养出最为优秀的战士。在每个新生儿刚刚降生之时,斯巴达人就会对其进行仔细打量,将那些身体羸弱的婴儿直接抛弃。此举在如今看来可谓是惨无人道,但在当时不仅没有人反对,就连孩子的亲生母亲都不会为此感到过于心疼,因为这已经成为了斯巴达的传统。

斯巴达人在不断扩张的活动中逐渐尝到了甜头,也深深意识到能够得到如此辉煌的战果全都是依靠斯巴达拥有令所有城邦都羡慕万分的最强陆军。再加上来库古对斯巴达进行一系列的改革,使斯巴达人不需要从事与军事无关的任何事物,不但避免了城邦内部出现贫富差距拉大的现象,还可以集中全部精力培养拥有强大单兵素质的斯巴达战士。在这种背景下,斯巴达能够培养出如此骁勇善战的斯巴达勇士也不足为奇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